與《待用課程》45度角畫家以藝術之名的共同旅程

以藝術之名的共同旅程。 王文宏

23621624_10213981123749850_5225019836236584755_n
 
透過好友推薦,得以和根鴻有三個下午的師生之緣。從確認到相遇的整個過程,我一直在思考,怎樣對根鴻最好?而我應該用怎樣的理念態度與方法進行這三次的學習旅程,這旅程不只是根鴻個人,而是我們共同的旅程。
 
我的日常,面對的是升學高中的學生,這些高中生未必各個都對美術感興趣,如何讓他們在課堂上能夠投入,不把藝術當成一件可有可無的課程,是我的首要之務。我的作法是:創造的體悟。創造,是所有學門裡共通的基因。創造,也是生命自我更新的方法。在我的教法裏頭。常常交錯著觀察體會,視野開拓,實驗操作,思考累積。
23517682_10213981125709899_5951079382846352271_n
根鴻有著這樣特殊生命經驗的年輕人,對於藝術創作會抱持怎樣的心態呢? 以根鴻的繪畫能力,當一個好的適任的口足畫家沒問題。口足畫家是不是可以讓他衣食無缺的過這一輩子,不靠機構與他人的濟助呢?他親口說,口足畫家不是他要的。他要成為一個創作者,一個藝術家。當我收到這樣的訊息,我開始調整我的教學策略:
 
第一:  視野開拓。
如何在短暫的時間內,讓他認識藝術創作者在人類的歷史脈絡中,是如何自我定義與創作展現。我透過中國當代藝術,台灣美術史,西方美術史的粗淺介紹,讓根鴻理解創作與創作者在不同時代中,如何做出反應,如何定位自己。
 
第二,時間嘗試。
身體的特殊處境,造成繪畫特性的侷限,所以,我試著和根鴻一起找出繪畫操作的其他可能,可以用還能移動的手臂嗎?可以用更速成的繪畫材料嗎?可以在使用筆的時候,多嘗試一些可能的表現嗎?可以再多一點時間常識嗎?可以在習慣的繪畫行為中造次嗎?
 
第三,思考累積。
創作者在不同的創作階段,還是都會都會留下創作的脈絡,這樣的脈絡關係,甚至會推演出未來創作的可能性。所以,我請他把不同時期的作品,掛置在牆上,讓他自己就算躺著也能時常看到自己不同時期的作品,也建議他把自己喜歡的視覺材料,也貼放在可以時常看到的地方。另外,透過不斷閱讀藝術相關的訊息,也是刺激自己創作發展的好方法。

 
我個人觀察根鴻最近的繪畫作品,覺得變得太油,這點根鴻也有發現,和以前的作品做比較,以前厚塗法用得很好,對象的描繪、畫面的經營很誠懇。我們去探究原因,可能是他必須應付某些固定的訂單,身體的限制,無法快速完成作品。厚塗法又慢乾,所以他捨棄厚塗,採取一種直繪的方式,油彩只用一層或少數幾層就結束。我問根鴻,在藝術這條路,自己想往哪裡走?他說:創作。我再問,以目前的方式繼續下去,可以通往那條路嗎?沒錯,不能。這不是因為身體限制,而是信念與價值的問題。
 
根鴻提出他的擔心,擔心新的畫風能否被接受?擔心新的嘗試能否成功?擔心生活的變動能否承受?這些擔心能否被理解,能否被接受?這些提問,都牽涉到創作基本的信念與價值問題。整個來看,這不是一般的創作者都要擔心的事情嗎?這不是一個很讓人開心的事情嗎?根鴻慢慢地站在一個創作者的位置,而不是口足畫家的位置發言。
23471998_10213981124549870_3304741234776830781_n
 
我記得一個很迷人的畫面,根鴻咬著畫筆,使勁地在畫布上留下筆觸,製造肌理,這個動作讓我感動。因為他的繪畫,已經開始可以不要百依百順的去完成,一個內容,一個對象,一張好的作品,他的筆觸開始傳達身體的運動,內在的情緒。當繪畫能完成自己,多過於完成繪畫對象的時候,我想,創作這條路,根鴻已經動身了。
20046822_10212913810027674_6431074364626110988_n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